|您好,欢迎访问济公北车PK10全天计划_济公PK10精准计划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校简介 > 人才招聘 >

最高行政法院有关「创投公司委託管理公司经营被投资事业,约定给

日期:2019-05-27 07:18|来源:未知
裁判字号:92年判字第360号 案由摘要:营利事业所得税 裁判日期:民国92年04月04日 资料来源:司法院 相关法条:所得税法第24条 营利事业所得税查核準则第30条 创业投资事业管理规则第13条 要  旨:上诉意旨主张创投业对被投资事业除直接提供成本外,尚提供企业经营、 管理及谘询服务,其投资风险较一般纯以买卖股票为专业主投资公司为高 ,因此为达盈余之目的并降低投资风险,乃以资本利得奖金之诱因,而使 受託管理公司能为上诉人及其本身之利益而发掘最佳之投资机会并努力提 供相关之服务,使被投资公司之获利提昇,进而使创投公司之获利提昇; 若创投业不以资本利得奖金为诱因,则受委託之公司只有基本、固定的管 理年费收入,因创投公司之盈亏与其无关,故受委託公司将只求尽基本之 契约义务,而不会将创投公司之利益为第一考量等情。查创投公司委託管 理公司经营,约定给付受託公司依公司纯利一定比例计算之红利,即为当 事人双方约定给付报酬之一部分。此报酬之给付乃欲有效运用资金以获得 更高的获利,似难认与业务推动全无干涉,故上开上诉意旨尚非全无所据 ,原判决遽认资本利得奖金支付与否与业务推动无关,尚嫌速断。 参考法条:创业投资事业管理规则第13条(82.03.16) 所得税法第24条(92.01.15) 营利事业所得税查核準则第30条(87.03.31) 参考资料:财政部88.01.28台财税第881894467号函 (裁判要旨内容由法源资讯整理) 全文: 最 高 行 政 法 院 判 决 九十二年度判字第三六○号   上诉人 中亚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代 表 人 林军      诉讼代理人 袁金兰    林宜信    被上诉人财政部台北市国税局               代 表 人 张盛和    右当事人间因营利事业所得税事件,上诉人对于中华民国九十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台北 高等行政法院八十九年度诉字第四○二三号判决,提起上诉。本院判决如左:   主文 原判决废弃,发回台北高等行政法院。   理由 一、本件上诉人在原审起诉意旨略以:上诉人民国(以下同)八十五年度营利事业所 得税结算申报,原列报其他费用新台币(以下同)一三、六四四、一三二元,全 年所得额亏损八二四、七三○元。被上诉人初查以其中管理费中红利二、○六九 、四一一元,係按资本利得提拨百分之二十,具有盈余分配性质,未准认列,核 定其他费用一一、五七四、七二一元,全年所得额一、二四四、六八一元。上诉 人不服,申经复查结果,未获变更,诉经财政部八十八年五月十二日台财诉第八 八二二一七六二○号诉愿决定将原处分撤销,着由被上诉人另为处分。嗣经被上 诉人重核结果,仍维持原核定。上诉人不服,循序提起本件行政诉讼。上诉人委 託开发科技顾问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发科技公司)提供企业经营、管理与 谘询服务,并签订委任经营合约,于合约中言明双方之权利及义务,上诉人有依 约定给付开发科技公司报酬之义务,而该等红利之给付,即为当事人双方约定给 付报酬之一部分。此报酬之给付乃欲有效运用资金以获得更高的获利,其与一般 公司为增加营收,而对其高阶主管以公司获利结果之一定比例支付奖金性质相同 ,而后者依经营绩效所支付之绩效奖金,均係以费用列支,并无疑义。因此可证 ,上诉人所支付予开发科技公司之报酬,自应属费用性质,与因经营之成果而分 配与股东之盈余分配性质迥然不同。财政部八十八年一月二十八日台财税第八八 一八九四四六七号函释意旨主要係说明创业投资事业所支付之奖励金,即使于公 司章程中订定分红标準,仍应属费用性质,而非盈余之分配。创业投资事业依创 业投资事业管理规则第十三条第一项第三款之规定,于公司章程中订定分红标準 并支付之奖励金,究係费用性质抑或盈余分配,实务上多所争议,故财政部以上 开释示阐明该项奖励金係属费用之性质。财政部乃于原诉愿决定撤销原处分,请 被上诉人重为复查决定。惟被上诉人于重核复查决定时,以上诉人于八十五年支 付系争管理费行为时,公司章程并未订明主要经理人员或受委託之管理顾问专业 机关及其他员工之分红标準,尚无首揭函释之适用,而维持原处分。但上诉人係 于八十一年公司成立并订定章程,而创业投资事业管理规则係于八十二年时修正 ,依修正前创业投资事业管理规则,并未要求创业投资事业应于公司章程订明: 「主要经理人员或受委託之管理顾问专业机构及其他员工分红标準」,故上诉人 成立时之公司章程并未载明分红标準。行政院开发基金及经济部自始至终均未曾 要求上诉人修正公司章程明订上述分红标準,足见上诉人公司章程在八十八年修 正前,虽未载明上述分红标準,亦无违反任何规定之处。该分红标準虽未于给付 行为时,即载明于公司章程,但上诉人支付与开发科技公司之红利,係依双方签 订之委任经营契约,故不因为公司章程是否订明分红标準,而改变该奖励金係属 费用之性质,而排除该函之适用。税法并无公司章程有规定方得认列奖励金费用 之规定,财政部八十八年一月二十八日台财税第八八一八九四四六七号函释所定 「依公司章程规定」显已逾越税法规定,增加税法所无之限制,上诉人因营业所 需,而与开发科技签订委託经营合约,并依约给付奖励金,此係为营业活动所需 而支出之费用,自得依前揭所得税法第二十四条认列为费用,被上诉人援引财政 部八十八年一月二十八日台财税第八八一八九四四六七号函释,而为否准上诉人 认列奖励金费用之理由,显于法无据。退步言,若公司章程未规定,只要支付予 基金管理公司之奖励金係给付该公司经营管理服务之报酬,纵使以投资绩效为计 算基础,依税法相关规定得认列为公司费用,前开函释并未有排除其适用之意旨 。上诉人依基金经营管理契约规定,以投资绩效为计算基础而给付开发科技奖励 金,符合税法及该函释之规定,自得认列为营业费用。若被上诉人认上诉人之章 程不符创投管理规则之规定,亦仅生公司登记是否有违反行政规则之问题。创业 投资事业管理规则于九十年五月二十三日废止,而以同日发布生效之创业投资事 业範围与辅导办法代之,该办法内并未有前述创业投资事业管理规则第十三条第 一项第三款之规定,足证行政机关亦认前揭创业投资事业管理规则第十三条第一 项第三款之规定有逾越公司法之嫌。被上诉人以规範目的与税法不同之创业投资 事业管理规则与适法性有疑义之财政部八十八年一月二十八日台财税第八八一八 九四四六七号函释为核定之依据,显属谬误。又上诉人八十五年时之公司章程第 十九条规定:「本公司于经股东会代表已发行股份总数三分之二以上股东之出席 ,以出席股东表决权过半数之同意,得委託开发科技顾问股份有限公司管理创业 投资业务,并另行签订管理服务合约。」由此观之,上诉人此项规定亦已符合前 述财政部八十八年一月二十八日台财税第八八一八九四四六七号函释「依公司章 程规定」之要件。另依由财政部八十七年四月九日台财税八七一九三七五六七号 函释意旨观之,只要该给付确为费用性质,不论其计价之方式係以定额方式或以 盈余之固定比例支付,均不会更改其为费用之本质,若因其係依盈余比例分配即 认定其为盈余分配,显属不当。综此,原处分及诉愿决定显属违误,请判决撤销 原处分、诉愿决定等语。 二、被上诉人则以:本件上诉人主要营业係对科技事业直接投资,并对投资事业提供 企划、谘询,参与经营管理。为办理前述投资,委託开发科技公司依照委任管理 合约代为经营业务,其八十五年度列报其他费用一三、六四四、一三二元,其中 管理费红利部分二、○六九、四一一元,係按资本利得提拨百分之二十,若上诉 人发生亏损则无此费用,而上诉人业务仍照常推动,显然此项支付并非必然,其 具有盈余分配之性质,而非上诉人之费用项目,是被上诉人核定自其他费用予以 剔除,尚无不合。又上诉人称依财政部八十七年四月九日台财税第八七一九三七 五六七号函,广播电视事业依广播电视法第十四条之一及广播电视事业发展基金 条例第四条规定,以盈余之一定比例提拨广播电视事业发展基金,该项基金之提 拨,得列为提拨年度之其他费用乙节,上诉人既非广播电视事业,系争支出亦非 提拨广播事业发展基金,自无该函释之适用。本件经被上诉人依财政部诉愿决定 撤销意旨,通知上诉人提示公司章程,并请说明其章程有无依创业投资事业管理 规则第十三条第一项第三款规定订明:「主要经理人或受託之管理顾问专业机构 及其他员工之分红标準」备查。经上诉人于八十八年五月二十八日以书面说明略 称:「上诉人已于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七日之董事会,通过于公司章程中增列创业 投资事业管理规则,第十三条第一项第三款规定订明『主要经理人员或受委託之 管理顾问专业机构及其他员工之分红标準』,并将于八十八年六月十日之股东会 表决通过后,正式纳入公司章程」。资证上诉人于八十五年支付系争管理费中, 属红利部分二、○六九、四一一元,于行为时公司章程并未订明主要经理人员, 或委託管理顾问专业机构及其他员工之分红标準,尚无财政部八十八年一月二十 八日台财税第八八一九四四六七号函释之适用。上诉人所支付予开发科技公司之 红利其计算方式係建立于该年度资本利得减除必要税捐后之一定比例,具有盈余 分配性质。又上诉人既未能提示行为时已订明以投资绩效为计算基础支付予基金 管理公司或本身经营团队之绩效奖金之公司章程,是被上诉人依财政部函释意旨 否准认列红利为其他费用,应无违误等语,资为抗辩。 三、原审驳回上诉人之诉,无非以:系争管理费中属红利部分二、○六九、四一一元 ,係按上诉人净资产之增加数所提拨,若上诉人发生亏损,则无此费用,而上诉 人业务仍照常推动,显然此项支付并非必然,其具有盈余分配之性质,而非上诉 人之费用项目。上诉人诉称系争支出为非盈余分配性质,尚无可採。上诉人既非 广播电视事业,而系争支出亦非提拨广播电视事业发展基金,自无财政部八十七 年四月九日台财税第八七一九三七五六七号函释之适用。被上诉人依财政部八十 八年五月十二日台财诉第八八二二一七六二○号诉愿决定撤销原处分之意旨,通 知上诉人提示公司章程,并请说明其章程有无依创业投资事业管理规则第十三条 第一项第三款规定订明「主要经理人员或受託之管理顾问专业机构及其他员工之 分红标準」备查。经上诉人于八十八年五月二十八日以书面说明略称:「诉愿人 (即上诉人)已于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七日之董事会,通过于公司章程中增列创业 投资事业管理规则第十三条第一项第三款规定订明『主要经理人员或受委託之管 理顾问专业机构及其他员工之分红标準』,并将于八十八年六月十日之股东会表 决通过后,正式纳入公司章程。」足证上诉人于八十五年支付系争管理费中,属 红利部分二、○六九、四一一元,于行为时公司章程并未订明主要经理人员或受 委託管理顾问专业机构及其他员工之分红标準,尚无财政部八十八年一月二十八 日台财税第八八一九四四六七号函释之适用。系争支出具有盈余分配之性质,而 非上诉人之费用项目,本不得以其他费用列支,已如前述,嗣财政部于八十七年 四月九日、八十七年四月九日才依序以台财税第八七一九三七五六七号函释、台 财税第八七一九三七五六七号函释放宽就广播电视事业、公司章程订明「主要经 理人员或受託之管理顾问专业机构及其他员工之分红标準」者,可将提拨金额、 绩效奖金以其他费用列支,而本件行为既在前,自无各该财政部函释之适用;且 创业投资事业管理规则第十三条第一项第三款规定要求「公司与其他公司之契约 事项」为章程应记载事项,有无逾越公司法规定,亦与本件无涉。是则,原处分 及诉愿决定均与税法规定、平等原则无违。综上所述,本件上诉人之主张均不可 採,从而被上诉人以上诉人八十五年度营利事业所得税结算申报,原列报其他费 用一三、六四四、一三二元,全年所得额亏损八二四、七三○元,其中管理费中 红利二、○六九、四一一元,係按资本利得提拨百分之二十支付予开发科技公司 ,具有盈余分配性质,未准认列,核定其他费用一一、五七四、七二一元,全年 所得额一、二四四、六八一元,并无违误,诉愿决定予以维持,于法并无不合, 因将原决定及原处分均予维持,驳回上诉人之诉等情,为其判断基础。 四、本院查:上诉意旨主张创投业对被投资事业除直接提供成本外,尚提供企业经营 、管理及谘询服务,其投资风险较一般纯以买卖股票为专业主投资公司为高,因 此为达盈余之目的并降低投资风险,乃以资本利得奖金之诱因,而使受託管理公 司能为上诉人及其本身之利益而发掘最佳之投资机会并努力提供相关之服务,使 被投资公司之获利提昇,进而使创投公司之获利提昇;若创投业不以资本利得奖 金为诱因,则受委託之公司只有基本、固定的管理年费收入,因创投公司之盈亏 与其无关,故受委託公司将只求尽基本之契约义务,而不会将创投公司之利益为 第一考量等情。查创投公司委託管理公司经营,约定给付受託公司依公司纯利一 定比例计算之红利,即为当事人双方约定给付报酬之一部分。此报酬之给付乃欲 有效运用资金以获得更高的获利,似难认与业务推动全无干涉,故上开上诉意旨 尚非全无所据,原判决遽认资本利得奖金支付与否与业务推动无关,尚嫌速断。 次查上诉人于原审即一再主张被上诉人对于其他创业投资公司奖励金费用之认列 ,并未如本件认为须于行为时章程明订奖励金给付标準始可认列,被上诉人于其 他案件之原处分或复查决定原亦皆认奖励金具有盈余分配之性质,然经纳税义务 人申请复查或诉愿后,被上诉人之复查决定及重核复查决定皆认只要认列费用年 度之章程载有:「委任经营事项由股东会决议之。」或相同意义之文字,即认此 符合前述财政部八十八年一月二十八日台财税第八八一八九四四六七号函释「依 公司章程规定」之要件,核准纳税义务人将奖励金认列为其他费用,准自应税所 得项下扣除。而上诉人八十五年时之公司章程第十九条规定:「本公司于经股东 会代表已发行股份总数三分之二以上股东之出席,以出席股东表决权过半数之同 意,得委託开发科技顾问股份有限公司管理创业投资业务,并另行签订管理服务 合约。」由此观之,上诉人此项规定亦已符合前述财政部八十八年一月二十八日 台财税第八八一八九四四六七号函释「依公司章程规定」之要件。因此基于平等 原则,被上诉人对上诉人此奖励金费用之认列,应与其他案情相同之案件为相同 之处分,被上诉人及诉愿受理机关未就此为审酌,原处分及诉愿决定明显违反平 等原则,依行政程序法第一百十一条第七款,原处分及诉愿决定显有重大明显之 瑕疵,应属无效等语。查上诉人前开所述如属非虚,则被上诉人有无相同事件并 无正当理由而为差别待遇之情形,即有查明之必要。被上诉人是否有前述差别待 遇之事实,仅须向被上诉人讯明或命被上诉人查报,即可查明,原判决就此影响 判决之事项未加以究明,亦未于判决理由叙明其不採之理由,仅于判决中以「原 处分及诉愿决定均与税法规定、平等原则无违」一语带过,自有理由未备之违误 。上诉人于上诉程序复提出被上诉人八十八年六月二十八日财北税法字第八八○ 二四五五七号复查决定,佐证原处分对相同事件为不同之处分有违平等原则之事 实,益见原判决未就影响判决结果之上诉人主张详予调查审认,从而上诉意旨据 以指摘求为废弃,非全无理由,合将原判决废弃,发回原法院查明事实后另为适 法之判决。。 据上论结,本件上诉为有理由,依行政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六条第一项、第二百六十条 第一项,判决如主文。 中  华  民  国  九十二   年   四    月   四    日 最高行政法院第一庭 审判长法官   黄 绿 星  法官黄合文 法官   蔡 进 田  法官   黄 玺 君  法官   廖 宏 明  右正本证明与原本无异                     法院书记官 彭 秀 玲 中  华  民  国  九十二   年   四    月   四    日

学校简介 招生信息 政策法规 报考通知 考试通知 专业设置 自学考试 学校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