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济公北车PK10全天计划_济公PK10精准计划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校文化 > 新生活动 >

最高行政法院有关「成果归美国公司 在台公司研发费仍可抵税」行

日期:2019-05-27 06:24|来源:未知
裁判字号:95年判字第2086号 案由摘要:营利事业所得税 裁判日期:民国95年12月14日 资料来源:司法院 相关法条:行政诉讼法第256、260条(87.10.28) 公司研究与发展人才培训及建立国际品牌形象支出适用投资抵减办法 第2条(89.03.24) 促进产业升级条例第6条(84.01.27) 要旨:按研究发展支出得否依据前述促产条例规定抵减税额,在于该项研究发展 支出是否属前项投资抵减办法所规範之研究与发展支出事项,至其具体审 查标準则是依适用投资抵减办法审查要点之规定为之。原审判决係援引投 资抵减办法第2条规定,认因研发成果非归上诉人享有,故本件之研究 发展支出不符投资抵减之要件。然依前述投资抵减办法第2条及适用投 资抵减办法审查要点认定原则1及4规定,并无研发成果非归上诉人 享有,即属不得列报投资抵减之研究发展支出之明文。上述审查要点认定 原则2更规定,是否属研究与发展之範围,并不以有无研究成果为依据 ,原审判决并未说明其所称研发成果非归上诉人享有之意涵,即逕以研发 成果非归上诉人享有等语,认本件之研究发展支出不符投资抵减要件,实 有判决不备理由之违法。 参考法条:行政诉讼法第256、260条(87.10.28) 公司研究与发展人才培训及建立国际品牌形象支出适用投资抵减办法 第2条(89.03.24) 促进产业升级条例第6条(84.01.27) (裁判要旨内容由法源资讯整理) 最高行政法院判决         95年度判字第02086号 上 诉 人 台湾○○器材股份有限公司              代 表 人 陈○○    诉讼代理人 陈建宏   被上诉人 财政部台湾省北区国税局              代 表 人 凌○○    上列当事人间因营利事业所得税事件,上诉人对于中华民国94年5月11日台北 高等行政法院93年度诉字第1096号判决,提起上诉,本院判决如下: 主文 原判决废弃,发回台北高等行政法院。   理由 一、上诉人民国(以下同)86年度营利事业所得税结算申报,原列报投资抵减税额 新台币(下同)36,675,293元,经被上诉人初次核定投资抵减税额为 16,726,418元在案。嗣被上诉人以上诉人86年度申报之研究发展支出,除 Y2K支出20,102,020元(含薪资支出5,144,887元、软硬体设备支出 14,957,133元)准予适用投资抵减办法外,其余均否准适用投资抵减办法,更 正核定研究发展支出可抵减税额为3,015,303元(20,102,020元×15%),86 年度研究发展及人才培训支出可抵减税额为3,757,208元(含研究发展 3,015,303元及人才培训741,905元)。上诉人不服,循序提起行政诉讼,经原 审判决驳回,遂提起本件上诉。 二、本件上诉人在原审起诉主张:(一)按行为时促进产业升级条例(86年1月 27日修正版本)第6条第1项第3款规定:「为促进产业升级需要,公 司得在下列用途项下支出金额百分之五至百分之二十限度内,抵减当年度应纳营 利事业所得税额;当年度不足抵减时,得在以后四年度内抵减之…三、投资于研 究与发展、人才培训及建立国际品牌形象之支出。」是只要公司有研究与发展之 事实,即可依行为时「公司研究与发展人才培训及建立国际品牌形象支出适用投 资抵减办法」(下称研发投资抵减办法)认列抵减应纳税额。故本件之主要争点 ,在于上诉人是否有研究发展之事实。(二)OEM厂商製造产品所需技术甚多, 不可能完全由委託代工者全部提供,而实务上委託代工者所提供,仅为委託代工 产品之需求规格,或与产品规格有关之部分技术,至于其他代工製造相关技术, 则应由OEM厂商自行具备,上诉人乃专业代工製造厂商(OEM),故上诉人 研发之技术,大都与生产製造程序有关;观诸我国目前半导体产业,係以专业积 体电路製造服务(即晶圆代工)为主,而晶圆製程技术之演进,由80年代之 0.55微米进步到目前0.13微米製程,乃我国业者长年研发之成果,倘依被上 诉人之说法,则我国所有半导体代工业者,均属于无技术研发能力之低阶厂商, 不可能适用研究发展支出投资抵减办法,然台湾主要半导体业者享受研发支出投 资抵减者却比比皆是,被上诉人认为凡属OEM厂商,即不具有技术研发能力, 显属荒缪。(三)被上诉人援引行政法院89年度第17号判决,其案情与本件 截然不同,本件上诉人之研发,係与生产製造程序之技术有关,并非产品量产前 例行性準备工作。足证该案上诉人败诉之原因,并非其係应客户要求改善产品, 而在于其无研究发展,核与本案上诉人有研究发展之事实不同,被上诉人援引主 张凡应客户要求改善产品者,均不得主张投资抵减云云,显係鱼目混珠之说法。 求为撤销原处分及诉愿决定之判决。 三、被上诉人在原审答辩则以:依上诉人与美商○○公司之加工合约内容所载可知, 上诉人须按合约之产品规格、他项条件及美商○○器材公司随时提供之其他规格 製造并包装所有产品,显见上诉人係受美商○○器材公司之委託,从事代工业, 必须依合约之产品规格、条件製造,并无新产品之研究发展。按促进产业升级条 例旨在促进产业升级,因此企业应客户需求改善现有产品不得享受投资抵减,研 究发展必须于既有技术生产成品以外,对生产技术或提供劳务技术有所改进,且 超乎生产单位原有项目而有助于企业发展者,方可以研发费用享受投资抵减等语 ,资为抗辩。 四、原审斟酌全辩论意旨及调查证据之结果,以:本件上诉人与美商○○公司于81 年6月30日签订之工作合约(直至88年12月31日止)内容记载:美商 ○○公司负责研发、製造及销售电子零件及电子设备等,而上诉人负责代理其于 台湾採购原物料、电子设备及零件製造销售;上诉人售与美商○○公司之各项产 品,该公司同意以上诉人之人工及製造费用之标準成本加上该标準成本之10% 作为採购价格,上诉人生产过程中所产生之有利及不利差异均由美商○○公司吸 收;上诉人代理採购服务费,按採购服务成本加10%计算等情,有前开工作合 约书影本附原处分卷可证,显见上诉人係受美商○○器材公司之委託,从事代工 业,须依合约之产品规格、条件製造,并无新产品之研究发展,且于生产过程中 所产生之有利及不利差异,依约均由美商○○公司所吸收,则上诉人纵有研发之 情形,亦因受上开合约之拘束,其研发成果及成本费用即仍由美商○○公司所吸 收,足堪认定。故被上诉人以上诉人申报前开研究发展支出核与前揭研发投资抵 减办法第2条规定不符,而否准认列,洵无不合。又按,促进产业升级条例旨 在促进产业升级,因此企业应客户需求改善现有产品不得享受投资抵减,研究发 展必须于既有技术生产成品以外,对生产技术或提供劳务技术有所改进,且超乎 生产单位原有项目而有助于企业发展者,方可以研发费用享受投资抵减。上诉人 自行申报及更正申报86年度研发投资抵减税额时,并未列报任何有关生产单位 改进生产技术或提供劳务技术之费用或支出明细,此有卷附上诉人前开86年度 研发投资抵减申报明细表足参,至上诉人所提之前开专利证明文件固与生产製程 有关,然上诉人就前开专利对改进生产技术或提供劳务技术,已有超乎生产单位 原有项目而有助于企业发展之事实,并未提出具体成效说明或其他证据以资证明 ,空言诉称其有研发之事实并取得专利权,即符合促进产业升级条例之投资抵减 规定,自不足採。综上所述,被上诉人以上诉人86年度申报之研究发展支出, 除Y2K支出20,102,020元外,其余列报之支出与与前揭研发投资抵减办法第 2条规定不符,而否准认列,并更正核定上诉人该年度研究发展及人才培训支出 可抵减税额为3,757,208元之处分,并无违误,复查、诉愿决定递予维持,俱 无不合等情,因而判决驳回上诉人之诉。 五、上诉意旨略谓:(一)按一般经验法则可知,代工业必须具相当之生产技术,才 能依照委託者提出之产品、条件製造,故代工业之技术,绝大部分在「改进生产 技术」、「改进提供劳务技术」及「改善製程」上,原判决认为上诉人为代工业 ,不可能研发新产品而未审酌上述条件,显然违反行为时促进产业升级条例第6 条第1项第3款、「公司研究与发展人才培训及建立国际品牌形象支出适用 投资抵减办法」第2条及经验法则,且判决理由矛盾。(二)由上诉人与美商 ○○公司签订之合约第2条之文义解释,美商○○公司对上诉人之採购价格, 乃上诉人製造产品成本费用的110%,以确保上诉人10%利润,但并未表示上 诉人之研发成果,由美商○○公司吸收。况且上诉人研究发展之成果,已经以上 诉人之名义,登记数十件专利,原判决究竟係根据何种证据,来推翻智慧财产局 之专利登记资料,并认定上诉人之研究发展成果,归美商○○公司所有,原判决 未予说明,显有判决不备理由之违法,亦有未依证据认定事实之违法云云。 六、本院经查:   ?前述研发投资抵减办法第2条规定,得列报为研究与发展支出抵减税额者, 包括公司为研究新产品、改进生产技术、改进提供劳务技术及改善製程所支出 之费用,而非仅限于研究新产品之支出。   ?原审判决理由四既认上诉人已提出86年度研发投资抵减申报明细表及81年 6月30日签订之工作合约,暨32项专利等相关资料供核,原审理应自该等 资料判断上诉人86年度所列报之研究发展项目是否与美商○○公司委託生产 之事项有关,若该研究发展事项是专为美商○○公司委託生产而为,并仅为该 生产所得使用,论理上始有发生原审判决关于研发成果非归上诉人享有之论证 结果之可能。惟原审判决并未就上诉人86年度主张之研究发展事项与上述委 託生产合约间之关係,加以认定,上诉人86年度所主张之具体研究发展事项 为何,亦未论及。原审判决援为论据之上诉人与美商○○公司间订立之合约, 乃上诉人与美商○○公司间关于买卖等事项之契约,其中关于美商○○公司以 上诉人之人工及製造费用之标準成本加上该标準成本之10%作为採购价格, 并生产过程中产生之有利及不利差异均由美商○○公司吸收之价格约定,乃属 上诉人利润保障之约款,原审判决以之作为本年度研发成果非归上诉人享有之    唯一论据,依上开所述,实有认定事实违背论理法则之违法。 ?按研究发展支出得否依据前述促产条例规定抵减税额,在于该项研究发展支出 是否属前项投资抵减办法所规範之研究与发展支出事项,至其具体审查标準则 是依适用投资抵减办法审查要点之规定为之。原审判决係援引投资抵减办法第 2条规定,认因研发成果非归上诉人享有,故本件之研究发展支出不符投资抵 减之要件。然依前述投资抵减办法第2条及适用投资抵减办法审查要点认定 原则1及4规定,并无研发成果非归上诉人享有,即属不得列报投资抵减 之研究发展支出之明文。上述审查要点认定原则2更规定,是否属研究与发 展之範围,并不以有无研究成果为依据,原审判决并未说明其所称研发成果非 归上诉人享有之意涵,即逕以研发成果非归上诉人享有等语,认本件之研究发 展支出不符投资抵减要件,实有判决不备理由之违法。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既有违背论理法则及理由不备之违法,且其违法足以影响 判决结果,故上诉意旨指摘原判决违误,求予废弃,经核为有理由。又因本件 相关事实,原审未予调查,本院即无从自为判断,故有发回原审法院详为调查 之必要,爰将原判决废弃,发回台北高等行政法院。 据上论结,本件上诉为有理由,依行政诉讼法第256条第1项、第260条第1 项前段,判决如主文。 中  华  民  国  95  年  12  月  14  日 第五庭审判长法官 郑 淑 贞 法官黄 合 文 法官 吴 明 鸿 法官 郑 小 康 法官 帅 嘉 宝 以上正本证明与原本无异 中  华  民  国  95  年  12  月  15  日                书记官 苏 金 全

学校简介 招生信息 政策法规 报考通知 考试通知 专业设置 自学考试 学校文化